《“反移情”处理与沙盘游戏》
2017-8-16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理论,沙盘游戏

视角 ▏“反移情”处理与沙盘游戏
 保定市沙盘游戏与箱庭疗法学会


 反移情是探测病人内心世界的最好方法。
                                                              ——曾奇峰

移情指本应是对他人(通常是父母,但也可以是兄弟姐妹、配偶等)的情感和态度转移到了分析家身上。有正向和负向之分。正向就是案主对心理咨询师产生好感或依赖感。负向就是厌恶感。
如果咨询师与移情者一同陷入情感的漩涡,这样咨询者关系就会产生质变,这是需要严加防止的。咨询师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在面对移情时,也难免会动心的。一旦动心,就称为反移情,即反向移情,反移情对于咨询来说是有害的。咨询师要有充分的理性来避免它的发生。


01.
反移情的处理

无论我有们做了多少内在治疗,“反移情还是会发生”。作为治疗师和常人,我们往往会对个案的外表和举止、或者对其所说所做的事情做出反应,至少会在心里做出反应;这些内在的反应或许积极、或许消极。我们体验到的想法和感受常常反映了我们自己过去生活中的场景和关系,未必与个案目前的治疗有什么密切的联系:我们往往会将过去的记忆和反应带到现在的关系中,正如夫妻通常所做的那样。事实上,一旦我们与一个人建立了关系,就像我们在治疗个案时必然发生的一样,就会与其形成一种伙伴关系。即使我们觉得在情绪上非常清楚,但把我们自己完全地消除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带入关系中的能量对于个案的成长非常重要。我们会成为个案系统的一部分,影响着个案,也受到他的影响。
作为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有一些反应并没有错,只要我们能意识到这些反应是什么、从何而来,就不会把自己未解决的包袱强行带入与个案的关系中。一旦我们解决了自己的问题,通常就会变得清醒明智,有利于帮助个案解决他们的问题。当我们解决了在个案治疗过程中出现的反移情问题,不仅会在专业上有所进步,对个人成长也会有所帮助。
不管使用什么疗法(例如谈话,艺术,完形,催眠或沙游)治疗个案,我们认为,一旦你解决了自己如何看待关系的问题,当你在治疗个案时,就能够认识到自己的内在反应和感觉。无论何时,只要你对个案的语言、举止产生内心反应时,在心里把它记下来,也要记住那时候你的语言和行为。会谈结束后,或在有空时,处理你的反应。解决反移情问题的方式有很多。通过自我反省、写日记、沙游等自我检查或者向治疗师或督导共同处理都很有效。如果你更喜欢视觉化或触觉化的方式,建造自己的沙世界就是非常不错的选择。通常,你的问题会从沙盘上反映出来,让你难以忽视它。
无论个案是否建造了沙世界,你都可以使用沙盘解决反移情问题。如果你决定要使用沙游解决问题,而这时,个案还没有创建沙世界,你可以像准备个人成长沙盘那样做好准备,让无意识从你的内在为你找到引起反应的问题。你也可以让你和个案之间的动力显现出来。让自己沉浸在这些感觉中,不带任何评论或判断。充分体验这些感觉,记录此时产生的任何联想及回忆。然后,建造一个自发性场景,并处理它,最好是与另一位治疗师或熟悉沙游的督导一起进行。如果没有条件,就自己处理沙世界,使用前面提到的个人成长技术。如果问题难以把握,或是你无法自行解决,那就在你找到一位可信的治疗师帮助你的时候,再重建一个沙世界。


02.
来看一个例子

下面举个例子,来说明反移情问题及其沙游解决方案是如何影响个案和治疗师的。我们督导的一位治疗师,名叫奈尔,发觉其治疗对象吉姆非常像自己的弟弟。奈尔十分爱她的弟弟。于是,她对个案有一种强烈的积极反应。然而,奈尔并没有意识到,在她治疗吉姆的时候,在他身上倾注了很多期望,这些期望和多年来对弟弟的期待是一样的。吉姆正在决定是否问到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奈尔巧妙地劝说吉姆回到学校,就像当初弟弟突然辍学时她劝说、强迫弟弟时的情景一样。奈尔总是觉得,弟弟现有生活中出现的困难,都该归罪于他当初离开学校的决定,并且认为,如果那时她能够说服弟弟留在学校,他现在可能已经功成名就。奈尔一直很歉疚,后悔没能帮助弟弟获得更好的生活。然而,对吉姆的期望,期待他最好回到大学,实际上阻碍了治疗过程的发展,阻碍了吉姆采用对他来说最佳的方案来解决问题。
在一次督导会谈中,奈尔在沙中建造了反移情世界。她意识到,自己放置在沙世界的愤怒女人形象事实上代表了她自己,而沙中那个男子形象并非她所治疗的个案,而是她弟弟。让每个人物形象彼此对话后,她丢弃了原有的期待,全力支持吉姆做出自己的决定,她还与吉姆进行了互动,并为自己之前的混淆状态道歉。很明显,奈尔的问题得到解决。吉姆从中获益。不仅如此,奈尔的职业能力和个人生活也受益匪浅。最终,她摒弃了对弟弟的气愤和未能帮上他的内疚感。这种意识还帮她摆脱了要挽救个案的想法。
个案在治疗会谈中创建了沙世界以后,反移情问题就会更容易识别辨认出来,下面的练习是根据德·多美尼科的教学内容改编的。
德·多美尼科是使用沙游解决反移情问题的创始人。和其他干预法一样,在个案建造处理场景的时候,注意你的内在感觉。虽然你需要重点关注的是你的个案,但是在他将物件带入沙盘,掩埋、移动或移除物件时,还要留意你自己的反应,也要留意你对个案语言和非语言表达的反应。如果你对整个沙游过程拍摄了录像或进行了录音,就可以在会淡结束后参考其中的细节。有时,在解释沙世界之前,你的反应可能显得很强烈,然而,在你知道了实际意义后,反应就消失了。但是,不要忽视你的反应。记录下发生的事情,在沙游之后找时间处理它。毕竟,有些时候,你还没有完全认知理解,就会做出反应。你对个案沙盘的初始反应为你提供了一个接触你自己未知的材料的机会。
我们想到一个特定的会谈,专门解释说明这种情况:在个案完成场景创作之前,她把一张纸撕成许多碎片,并把纸片撒落在沙盘世界中。我们的第一反应是惊慌沮丧。对于我们来说,碎纸落在场景中,“世界”会显得杂乱无章。个案开始谈论沙盘,在说到撒落在“世界”的魔力(纸片)时,眼中充满了惊喜。尽管我们最初得到了繁杂混乱的印象,但还是决定在会谈之后,花点时间处理个案的“世界”。在处埋场景时,我们小心翼翼,慢慢挑出了每一片,直到场景变得整齐有序平静。此刻才意识到,那时我们的生活处于无序混乱状态,因而,需要秩序和稳定的恰恰是我们自己。这种想法能助我们,不再将自己的问题投射到个案身上。
在个案离开后拆除场景之前,在“世界”中逗留一些时间,把焦点放在引起你反应的物件或区域。如果你在两个会谈之间没有充足的时间而且下一个个案需要沙盘时,那就先把沙盘清理干净,以后再根据照片、图示和笔记重建这个沙盘。我们建议你在每天工作结束后,再重建沙盘,那样如果你要面对的个人问题还是悬而未解,你就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处理,同样,如果可能,最好有一位你所信任的沙游师或督导和你一起处埋。花些时间体验那个“世界”,就好像在体验自己的沙世界。然后,带领你自己(如果你独自一人)或是身旁观察的治疗师游览你看到的沙世界,尽量将注意力集中在制造问题的物件或区域上。通常,通过语言的方式将你的意义赋予物件、沙盘中的区域,或个案的表述,这样,你便会理解个案的沙世界是如何反映心理问题的。游览结束后,就像个人成长会谈过程中的方式一样处理沙盘。记住,这次你处理的是自己的沙盘,而不是个案的沙盘。你所发现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个案的问题。结束时,按照自己想要保留的方式重新布置沙盘(移动、移除或带入新的物件)。花点时间去处理新的场景,问问自己在移动了物件或沙子之后什么改变了。然后,把你的领悟记录在你的日志里。
另一种使用沙游解决反移情问题的方法,其初始过程与前面描述的相同。
之后,不是重新配置沙盘,而是将沙盘中引起你反应的部分放大。从沙盘取出这个部分的所有物件,用这些物件建造一个新的“世界”,带入任何想要带入的物件。有一次,我们督导的一个治疗师,根据自己的记录重建了一个个案的沙世界来确认困扰她的是哪部分场景。最终,她认识到,令她感到焦虑是沙盘中央的中空金字塔。她把金字塔取出,放在新沙盘的中间。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建造场景。在处理沙世界时,她注意到自己将金字塔装满了人。于是,她认识到那是因为自己会对空处感到不舒服。对她来讲,空处象征着孤独。而对于个案,空处却代表了未知的地方,在那儿可能会出现新的事物或希望。沙游师意识到,自从搬到新家,她一直感到非常孤独寂寞。她的第一反应是把空处都装满人,而不是去面对自己的感觉。
另一种解决反移情问题的方法是创造一个你自己的全新的沙世界,不必利用个案所使用的任何物件。
让你的无意识心智为个案的沙世界或令你困惑的那部分区域找到答案。如果你想要与某个个案一起直接处理移情和反移情问题,可以让个案创作一个关于你们治疗关系的沙盘。然后,和个案一起处理沙盘。等他走了以后。利用他完成的沙盘深入研究自己对于你们之间关系的感觉。然后,为个案的沙世界建造一个有答案的“世界”。通过将个案的沙世界与你的问题以及过去经历联系起来并且对它们进行处理,你就可以减少反移情。事实上,你不断提高的理解力,会大大地提高你在生活中与个案及其他人的关系。
在有些情况下,你所发现的问题也许不那么容易解决,继续治疗个案已不太可能。作为一个治疗师,这可能是你必须处理的最痛苦的情景之一。但是,承认自己能力有限并努力地解决这个问题,对于你的成长和个案的成长都很重要。如果你觉得治不了或不愿继续治疗个案,向其谈论你的感觉和想法,将其转介给其他治疗师。因为个案很可能也会察觉到出现了某些差错。因此提出这个问题也会证实他的感知。
对于个案来说,这个过程也许非常痛苦,因为他可能会觉得是他自己出了什么差错,也可能觉得你在拒绝他;因此,谈论问题前,最好处理好你自己的感情,以免把过错强加在个案头上,与个案谈论你的想法和感受时要小心谨慎,这样你才不会强化个案业己存在的自卑感和无助感((例如,他感觉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被抛弃)。让个案知道这都是你的问题与他无关。你可以说:“你可能注意到,近来我好像有些疏离。最近,由于自己的限制,我感觉对你的帮助并不是很大。你对这几次会谈感受如何?”与个案一起处理这些感受。这样的处理方式也许会导致治疗的终结和转介。不过,如果在互动中问题得到了解决,对个案的治疗往往会进入一个更深的层次。
我们发现,做自己的沙盘价值无限,非常有效。当我们出现了问题,不管是专业问题还是个人问题,我们第一个想到的澄清的方式就是沙游。对我们来说,其即时性和客观性会促使我们达到一种更深的意识层次,我们可以观察、触摸并操纵物件。随着问题在我们面前的沙盘中赫然呈现,我们发现,那些原本想要用作自我保护、自段防卫的问题,现在却很难再去否认。
最后强调的是,处理好你自己的无意识材料,无论对于你还是个案,都极为重要。

(内容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我们将及时处理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