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沙盘中的“梦”(三)》
2017-9-1
【浏览次数:0】【收藏此页】【关闭
关键字:

总结讨论
讲到这里,我们不禁就要发问,存在于我们的梦和它在沙盘中的表现形象之间关系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荣格对梦的一些研究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荣格在论及超我功能的文章中指出:“它并不能充分说明所有的梦的内容与其相关心理学道理的关系。所以通常情况下,通过一种显而易见的方式将模糊的梦中的内容予以现实的澄清是十分必要的。而这种显而易见的方法,可以是绘画、雕塑等。换言之,通常手比一个人的智力更能揭开其内心世界的疑惑。而通过这种功能的顺利进行,使人可以在一种醒着的状态下继续将梦细致的延伸。这样一来,在梦中遗留的疑惑和破碎的事件得以在一个完整的人格中整合。尽管那些梦中的疑惑和支离破碎的事件是存在于无意识中的。”
对于一些在面对自己的梦时因单靠自己的理解推想而感到不解甚至烦恼的来访者来说,他们需要通过绘画等一些用手完成的事情来表现自己的梦。正如荣格所说:“总会有那么一些人,既看不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又听不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也就是说,他们很难以思考推想的方式有效地进行自我探索。但是,他们的手却总是会为其提供理解自己无意识的窍门。”而对荣格这一观点的深刻理解,可以帮助我们在沙盘游戏治疗中更好的抓住沙盘中呈现的梦的重要细节。

 

沙盘游戏就像荣格说的那样,同样是一种可以让人的梦变得显而易见的手段:沙盘中沙子的形态、反应梦中意象的玩具以及对玩具的选择、玩具在沙盘中摆放的位置、沙盘中各个事物之间的关系等,都为我们提供了理解梦的重要线索和途径。
一些细节和情景时常在沙盘中被省略。而沙盘也只是一定程度表现了来访者在梦中的身心经历、感受。就像之前说到Romana的情形一样,在梦中没有呈现而在沙盘中呈现出的来访者的心理因素和人格特征能透露来访者更深层次的心理。这一情况使我们将梦在沙盘中的表现可以看做是一种具有能动性的想象。荣格以及之后的玛丽.路易丝.弗兰兹、芭芭拉.汉娜都曾指出梦的呈现会以一种能动的想象开展的可能。笔者再次引用荣格的话:“这一过程,正如我所说,可以自然产生也可以人为引发,但最终我们都会选择一个梦或是一些奇特的想象。并且,我们通过简单的保持和面对这些意象来完成对它们的注意。”他又进一步说,“我们的想象链条在不断变化发展着并见诸于艺术形象、戏剧性人物中。也就是说,原来看似沉静的想象过程转化为一种实际的行动,这种行动过程最初由各个外显的戏剧性形象组成,之后便戏剧性的发展下去了。而对于做梦的我们来说,如果理解了自己外化出的‘戏剧性’行为其实是源自我们内心世界的,我们就不会对自己‘戏剧性’行为的剧情和结局漠不关心了。”

 

对沙盘作品而言,通过积极的想象之后呈现出的沙盘场景从三个层面表现来访者的心理,并且我们可以从一个确定的视角来观察它。而对于观察者(来访者、治疗师)而言,摆放和观察的过程会引起他们在一种新的觉察和内心更深层面变化的基础上的情感反应。
说到这儿,我们还要提及一些在之前的案例中产生的以及在我们其他的临床实践中发现的方面。
首先讨论的是因内心深层变化产生并作为这种变化的本质因素的情感的构成问题。在一些情况下,与梦有关的但没有重要意义的情感显现出来,但在摆放沙盘作品期间以及随后的观察期间,这种情感以压倒性的力量呈现出来。其实,这并不奇怪,因为在沙盘中呈现的情感和人的身体上与之对应的反应是分不开的。沙盘中情感的呈现正是这种自身身体情感体验的结果。当我们的手和沙子接触时,我们可能感觉到沙子的冰冷、潮湿、柔软或是粗糙,湿沙会发出和干沙不同的气味……总之,手与沙的接触会唤起我们这样的一种原始体验:我们的手在沙子中正如婴儿时的我们在母亲的肚子中。这既会带给我们快乐也会带给我们烦恼。同时对我们来说,这既有着一种心理上的吸引力,又有着一种心理上的排斥力。正是这种原生的一分为二的相互冲突的感觉最终导致了我们自身心理上的矛盾。从词源的角度讲,“emotion”源自“emovere”,并由拉丁文前缀“ex”构成,意思是“出来”或“离开”,而拉丁文“movere”指“移动、改变”。综合而言,在常规意义的基础上,我们还可以把“emotion”理解为“动作的调整”或“引起某动作”。将此与我们的讨论相联系,可以推想:通过梦显现出来的身体的体验在沙盘游戏中落脚于与沙子的接触。以这种方式,梦中的意象也得以与其相应的情感内容联系起来,意识层面的心理整合也进行了。
在Igor第一个梦中,被梦唤醒的情感是强烈而模糊、无力的,并且,Igor对情感的觉察体验只存在于肉体层面。然而,沙盘使他对情感的觉察体验扩展到了精神层面并由此得以对情感本身进行确认、辨别。

 

其次,我们还要讨论这样一个方面,就是在沙盘作品中,会出现在梦中不曾有的新的意象,正如案例中所见的Igor的第二个梦和Romana的梦。其实,沙盘游戏是一种回归真实自我的条件。在沙盘游戏中,来访者会尽可能少隐藏的面对治疗师进行自我展示:在治疗师面前,来访者摆放着玩具,沙子将他们的手弄脏。他们通过塑造沙子和选择玩具摆放表露着自己内心的痛苦和不安。这样一来,我们所说的“抱持”的环境就在来访者和治疗师之间形成了,此时的场景,就像是孩子在母亲面前玩耍。同时,这种“抱持”环境的营造还与来访者摆放“治疗师的玩具”这一基本事实有关。要知道,治疗师的每个玩具以及当初治疗师对玩具的选择都是以其自身的感受性为基础的。正因如此,来访者通过沙盘游戏进入到了治疗师的内心世界中。而对来访者的梦来说,对其中相矛盾的无意识想法、情感及其相互关系的分析可以使梦中的意象在一定程度上显现。沙盘游戏理论认为,沙盘游戏的自由被保护的空间对于来访者和治疗师来说也是一种相互分享、整合的空间。这会使蕴含独特心理能量的心理上的反应变化在互相作用的心理能量中得以彰显。并且,这种独特的心理能量对人具有很强的影响力,它甚至会对治疗师的心理状态构成威胁进而使治疗师陷入心理上的“险境”。鉴于此,治疗师需要在沙盘游戏中对以下几个方面保持较强的注意和情感水平:1 来访者对玩具的选择。2 沙盘中各个物体的变化发展状况。3 拍照时的感觉、情感。4 来访者放回玩具、清理沙盘时的感觉、情感。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一些人会多次的在沙盘中表现他们的梦而其他的人不会这样。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有时,以梦的意象为依据开始沙盘游戏可以帮助一些人顺利开始以免不知道摆什么好。在这种情况下,梦不仅是一种既有的意象,而且是一种对自我以及治疗师看法影响的归避。而在其他一些情形下,尤其是在梦很多很复杂的时候,这种“以梦为依据开始沙盘游戏”的显而易见的方式就十分有助于澄清梦中的模糊的意象了。
还记得安东尼.史蒂文斯让我们开始理解罗伯特关于太阳和星星关系的研究:尽管星星白天照常运行,但太阳光使它们不被我们看见。而当太阳落山时,星星就显现出来了。与之对照,荣格也曾指出,一些与梦相关的东西也会和梦一并产生:“我们将幻想仅认为是精神活动的自然产物,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意识是不清晰的。而在梦中,清晰的意识是完全不具备的。那么,幻想其实也可以看成是一种梦的表现形式。进一步讲,即便人醒着的时候,我们也会在意识的最低层面‘做着梦’,尤其是在我们压抑某种心理时或在一些潜意识的情结发挥影响时。”

 

也许,我们把手放在沙子里的时候,心理上的有意识的“控制”减弱了,我们也得以在这种条件下一定程度的认识到我们的梦。基本上,沙盘游戏治疗让我们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持久的想象力的存在,这种想象力是人的基本属性之一。此外,我们对梦的觉察、认识有以下几种情况。首先,它可能仅仅是像在梦中一样:有时,我们可能仅仅认识到梦但自己不能有效的对其进行控制,以致最后我们只能回想并复述它;有时,我们对梦的觉察、认识被一种时刻警觉着的自我引入,并将梦的内容以一种确定了的形象表现出来,可能是在沙盘中、绘画中,亦或是在文学中。当然也可能以一种不确定的偶发性的形式表现,比如在人互相的意见交流时,在我们和朋友很有信心的说话时,或是在别人和我们很亲近时。其次,它可能在我们察觉到梦的时候又立即被我们忽视掉。这种人为的“忽视”可能是人对与梦中幻想有关的强烈情感表达冲动的抑制,而这些被抑制下去的事物就逐渐成为了无意识(既有个体无意识又有集体无意识)中的一部分内容。此外,我们对这种相对稳定、静止的无意识内容再次在意识中的浮现有的时候是人们对以往近期、远期具有深刻印象的生活经验、记忆的提取过程;有时是我们面对陌生环境时对既有心理模式的套用;还有时是在外界事物与我们内心的需要相符时出现的。
正如圣约翰的诗中写到的,人内心世界发展变化的信条是:“一个辛苦工作,另一个坐享其成。”(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本文节选自:《沙盘中的梦》
  作者:Elvira Valente & Marco Garzonio
  翻译:沙小子
  校正:张艳琼

天泽心理网 http://www.tzxl.com.cn   技术支持:保定创荣科贸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E-mail:wjx8022@163.com QQ:23929138 MSN:wjx8022@hotmail.com
版权所有 天泽心理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证06013169号 法律顾问